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0478 真伪凭口说 火锅解心扉/剑破拂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刑真没和掌柜的动气,不过对火属晶石的确动心。

盒子内通红的晶石,个头有鸡蛋大小。刑真可清晰感知到,表面看似平平无奇,内部蕴含庞大的火属性。

火属性能量换做灵气的话,足够自己从下五境突破至中五境。

下五境到中五境之间的差距,不在像是三境和四境那般。

除却像刑真这样每一境都走在最强烈的人外,其他普通修士里,中五境哪怕是六境,也可秒杀下五境当中最高的五境。

这颗火属性晶石所蕴含的火属性能量,对于火属性武者和神修都是至宝,当然境界先定在下五境。

到了中五境之后,实力大幅度提升,就该看不上这颗火属性晶石了。

掌柜的说是可以温养成本命发宝有些夸大其词,不过三十万两轮回银的价格还算公正。

掌柜的虽看不起刑真,但是并没有要黑他的意思,也算是一个有诚信的商人。

刑真的确对这个晶石动心,思索良久,身上轮回银不够,也没有其他宝物兑换。

无奈中灵机一动,黑着脸再次拿处三颗龙纹钱。

大声道:“掌柜的,麻烦您来鉴定一下,看看这三个钱币值不值三十万两轮回银。”

按照困龙大陆的比例,三颗龙语钱绰绰有余。刑真担心掌柜的不识货,出于礼貌询问出声。

结果掌柜的的确不识货,对身边的华服公子赔笑道:“公子您稍等片刻。”

小跑来到刑真身边,随意扫了眼平淡道:“奇怪的钱币蕴含灵气,我好像听说过,是他乡客留下的龙语钱吧?”

刑真坦然:“的确是他乡客所留,但不是龙语钱,而是龙纹钱。”

掌柜的撇撇嘴:“龙语钱和龙纹钱没什么区别,说多了我也不懂。看你这个成色不错,一颗钱大概能抵上一万两轮回银。”

“不是我欺骗你,而是你这种钱在七杀天下有流通过,就是这个比例兑换的。想要买这颗火属性晶石,至少需要三十颗你手里的这种钱币。”

刑真直接缩回手掌,速度那叫一个快。看的掌柜的眼睛发花,心想果然是扣门儿一个。

华服公子走了过来仔细打量了几眼刑真,眼神在刑真腰间小葫芦上停留的时间格外的长。

流露出晦暗不明的神色,想了片刻问道:“少侠是他乡客?”

不是熟人没必要暴露自己太多,刑真连忙推诿:“您误会了,这三颗钱是别人赠送的,也是赠送的朋友告诉我叫龙纹钱。”

为了隐瞒身份,刑真说话时,故意用的春秋郡方言。

华服男子并未介意,而是眼神在晶石和刑真身上徘徊片刻。

他笑道:“哦,这样啊。我也知道龙纹钱,而且家族中一直高价收购。”

“不知少侠可否把三颗龙纹钱拿给我鉴定一下,如果是真的,在下愿意出三十万两轮回银兑换。”

刑真也没多想,随手递交到对方手中:“请随便鉴定。”

华服男子有模有样的观察,甚至还放嘴里咬了几口。

最后将三颗龙纹钱递还给刑真,缓缓摇头道:“少侠还是收起来吧,在下不交换了。”

他话说的很委婉没有挑明,嘴角似笑非笑挂着玩味儿笑容。

刑真还没生气,反而是掌柜的立马拉下脸来。

“假货?年轻人胆子不小,做这种事被官府抓住会重罚。”

“看你病的不轻,我就不为难你了,赶紧拿着你的假货离开铺子。”

掌柜的其实也不算有恶意,要怪也该怪华服公子哥儿说的不清不楚,难免让其他人误会。

掌柜的骨子里流淌着商人的奸猾,人却并不可恶,至少没报官把刑真抓起来。

刑真深深看了眼年轻公子哥儿,感知到对方像是一座移动的熔炉。

此人修为不低,但也不至于让刑真害怕。只是出来买个东西而已,没必要意气用事大打出手。

刑真压制心底怒火,抱拳道:“后会有期。”

掌柜的缓缓摇头:“哎,现在的人呐,干点儿什么不好。”

随即他尴尬一笑:“让公子见笑了,在下人老话多。您别介意,继续挑着,有相中的给您打折。”

华服公子哥儿轻轻一笑:“掌柜的不老,只是心肠好罢了。”

“我相中这块火属性晶石了,麻烦掌柜的帮我打包收起来。”

一听说来大买卖了,掌柜的顿时眉开眼笑,所有烦恼忘得一干二净。

“好嘞,这就去给公子打包。”

华服公子哥儿淡淡点了点头,转而遥望刑真离去的方向。

冬季渐冷,几个小家伙缺少棉衣,哆哆嗦嗦蜷缩在屋子内火盆旁。

一夏撅着小嘴不满道:“我们把所有的骸骨都掩埋完了,刑真什么时候完事。”

“就等他了,好慢啊!”

小狗崽儿趴在火盆旁,翻了个白眼便昏昏欲睡。它现在懒得和一夏斗嘴,有那时间不如多修炼多睡觉。

崔文轩胆子大了些,多少敢和一夏顶几句嘴。

安慰道:“刑真哥很辛苦的,一夏别再埋怨了。”

“再者说了,刑真哥又不是为了自己,他出力没好处,咱们就不要火上浇油了。”

一夏撇了撇嘴小声嘀咕:“其实,其实每天只和刑真见一眼,我有点儿想他了。”

“吱嘎”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说曹操曹操到,一夏刚刚念叨的人,出现在众人眼中。

“咦?刑真哥睡醒了,是太冷了吗?对不起哦,怕打扰到您才没给您送火盆过去。”

崔文轩越来越懂事,见到刑真后紧张询问。

一夏就没这么好脾气了,冷哼一声:“哼,不用给刑真送火盆,就让他冻着好了。”

“自从来了郊野郡就不理咱们,我看刑真是想把你我偷摸扔在这里,他自己逃走。”

一夏气鼓鼓说着,但却掩饰不住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对刑真产生的依赖感。

刑真径直做到火盆旁,探出双手烤了会火。

手掌不在冰凉,冷不丁出手在粉衣女童和青衣小童脑袋瓜上揉搓一番,搞得两个小家伙张牙舞爪。

刑真笑问:“在郊野郡呆够了吧?”

这次一夏不嘴硬了,小鸡嘬米般点头,文轩也一样,早就迫不及待。

“那好,三天后离开郊野郡。”

粉衣女童和青衣小童听闻立马欢快跃起,拍着小手大笑不断。

“哦哦哦,刑真终于快度化完这里的阴物了。”

刑真缓缓摇头:“还早的很,我准备将所有阴物收集起来,一边赶路一边度化他们。”

文轩担心道:“刑真哥您的身体行吗?”

一夏更是直接:“不行,三天内能度化多少是多少。”

一夏扬起小拳头恶狠狠威胁:“如果刑真带着阴物上路,让我发现一只,我就捏死一只。”

一夏最近喝的酒多了,万毒体暂时被压制。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做起恶人状不可怕反而可爱。

刑真羗尔一笑,反问:“是你捏碎阴物,还是厉鬼把你吃了?”

“哼,我不怕阴物我怕冷。”一夏鼓着腮帮子,越说越是气氛。

文轩弱弱接口:“是啊,外边好冷的,我们都是单衣,穿了好多件还是冷。”

刑真很没形象的大笑出声,而后手腕翻转,手心突然多出两件棉袍子。

一件粉红色,一件青色,秉承了粉衣女童和青衣小童的习惯。

刑真随手抛给对方,而后手中不断的多出冬季所用物资。

棉袍子每人两套可以换洗,棉手套每人两幅,棉帽子每人两个。

就连脚上穿的鞋子,也都换上了棉鞋。从里到外,给两个小家伙换了一整套行头。

文轩笑呵呵不停的道谢,一口一个刑真哥,始终保持礼貌有加。

一夏还是老样子,撇撇嘴嘟囔道:“算你有心知道给我们换棉衣服,对了,你什么时候出去买的,为什么不带上我们一起出去玩。”

“刚刚买的,外面太冷怕你们受不了。”刑真平静解释。

文轩也帮着刑真说话:“是呀是呀,咱们又破费刑真哥的钱了,就不要再埋怨了吧。”

小家伙一语说道刑真痛楚,本就不健康的脸色顿时浮现一层冰霜。

一夏突然抬起头问道:“刑真你有没有给自己买棉衣穿?难道你不怕冷吗?”

刑真笑道:“买了,谢谢一夏关心。”

被揭穿的粉衣女童小脸儿一红,转移话题催促道:“快拿出来穿上看看,不好看趁早拿去换。”

刑真一拍额头:“现在嘛?等我回房间再换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看。”一夏突然站起身,蹬蹬蹬跑到刑真身前,双手叉腰挡住其去路。

刑真无奈,从方寸物中取出自己的青色棉袍。

“诺,看看就好了,还是那句话,我回到房间再换。”

“啪叽”一声,一夏突然将自己崭新的粉色棉袍扔到地上。

气鼓鼓道:“哼,刑真偏心,和文轩穿一样颜色的衣服。”

“我不喜欢粉色的了,我也要青色棉袍。”

小家伙灵机一动,又转身跑向文轩,命令道:“咱俩换,你穿粉色棉袍。”

文轩欲哭无泪,一个男孩穿粉色衣服算怎么回事。

作为一名合格的小跟班,他有不敢反驳一夏,转而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刑真。

刑真会意安慰道:“别闹了,到了下一个有纺市的地方,再给一夏买两套。”

“一夏喜欢什么颜色,就买什么颜色的。”

一夏不满道:“你骗人,再往东走是光明教和倭族打架的地方。”

“我都听说了,自从扬祁颁布杀倭令以后,他们双方就打的不可开交。”

“打架的地方才没有卖衣服的呢。”

刑真笑着解释:“没关系啊,你姑姑不是在光明教吗?把你送去后,让你姑姑给你做喜欢颜色的衣服。”

一夏撅起小嘴儿,顿时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委屈道:“刑真又打算不要我了。”

“哎”刑真重重叹息一声继续道:“一夏听话,你要和亲人在一起。”

粉衣女童眼泪旮沓很不争气,霹雳啪嗒掉了一堆。

刑真赶紧解释:“好了好了,先在附近多走走,看看光明教值不值得信任。不值得信任的话,一夏就一直跟着我们。”

粉衣女童顿时破涕为笑:“好的。”

刑真突然板起脸一本正经说:“我买了火锅你们吃不。”

“吃”两个小童一起欢呼。

“汪汪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