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第224章 故意/攻略小社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星河和邱天的申请报告写完之后,相互发给对方看了下,邱天帮方星河挑了错别字,斟酌了词语和语言结构,方星河帮邱天调整了计划顺序,改了标点符号和个别生僻字。两人相互看了好几遍,把其中的各类项目内容和结构完全吻合后,各自提交了上去。

邱天那边的申请三天后被批准,他来问方星河,方星河回复:还没给我结果,回头等我问问,你别担心,这事我会跟到底,不批也得批。

邱天:……

邱天:我等你的好消息。

周五下午会议,方星河参加,陈飞扬在会议上宣布了和澳门大学开展双校交流的计划,并取名:“新时代、新青年”为活动主题,为两个学校的学生提供交流的场所和机会。

方星河顿时松了一口气,陈飞扬紧接着说:“这次活动的时间是定在五月十号左右,可以说时间紧,行程赶,而和澳门那边的学校交流我们也是第一次,所以,这次活动虽然是方星河同学接洽的,但考虑到方星河同学的工作经验不足,入学生会的时间也不长,所以团委那边决定把这次活动的负责人交给傅云同学负责,方星河同学从旁协助。”陈飞扬看向方星河,“方星河,你到时候把工作交接傅云,你从旁协作。哦,这是团委老师的意见,主要是觉得这件事太重要,怕你做不好。”

话音刚落,学生会的其他人顿时都看向方星河。

活动是方星河提倡的,牵头是方星河牵的,结果方案提交了,通过了,实行的时候要换负责人,这分明就是硬生生从方星河手里把事情抢了过去嘛。别说是方星河,其他人光听了,就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呀?有本事,她自己也完整的做一套啊。

当初鲍舒是这种德性,动不动就抢功,现在鲍舒走了,傅云显出来,依然是这个德性,都怎么回事啊?

陈飞扬问方星河:“你有什么意见,可以现在提,我们还可以协商。”

方星河看了他一眼,点头:“我没意见啊。傅云,我把你的微信的推送给对方的负责人,顺便跟他说一下我们这边的变动,你到时候直接跟对方联系就好。”

方星河当场就把邱天的联系方式发给傅云:“哦,负责人叫邱天,丘耳邱,天空的天。”

傅云立刻抬头:“好的,麻烦你了。到时候有什么事,还需要你协助的。”

方星河笑眯眯的说:“可以啊。”

在座的没人说话,但是从表情看,大家的内心都很复杂。

作为权利的受益者,每个人都不觉得理所当然,但是当他们变成权利的压迫者时,那种对于不公平的心态就会油然而生。就像现在,他们不是为方星河抱不平,如果傅云的角色变成他们,他们也会觉得理所当然,可现在受益的那个人是傅云,不是他们。

赵小印抿着嘴,看了方星河一眼,方星河的神情没有变化,十分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就好像,这件事她根本没放在心上而已。

会后,陈飞扬和傅云很快离开了会议室,其他人磨磨蹭蹭没急着走,看向方星河,都在等她说点什么,结果方星河收拾了东西后,转身就走,一帮人跟在后面:“哎,方星河,你就这么走了额?”

方星河回头:“是啊。怎么了?”

“你不生气啊?”

“我为什么生气啊?……没有事让我生气啊。”

“不是,你牵的线搭的桥,现在被别人抢走了,你就这样算了?”有人问。

方星河摊摊手:“这是团委老师为了大局安排的,不算要怎么样啊?”她笑着说:“这种做事的事,我无所谓啦,不是我的活,我不抢的。”

回去后,方星河跟邱天联系,邱天问:“这样不行吧?你不是说你还指望这件事能帮到你吗?现在他们把这件事转给另外的人负责,你的机会不就失去了?何况,这件事非常不公平,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

方星河回答:“这是团委老师决定的事,如果我抗议,团委老师可能会觉得我不尊重领导意见,不配合组织工作,所以这件事我会坦然接受。你也不用为我抱不平,如果说这件事不能帮到我的话,我也希望能帮到你。邱阿姨是我姥姥曾经的好友,她待我非常好,也给过我很多帮助,希望这次的事情能让你在你们学校获得好的声誉,也能帮助你在学生会获得更多的机会。对了,你在和对方合作的时候,不要为难对方,最好能顺利促进双方合作交流。”

邱天沉默了一阵才说:“好,我会的。我接下来知道怎么做了。”顿了顿,他又说:“我没想到你遇到这么大不公平的事,还能保持这么清醒和理智,让我对你刮目相看,期待我们的会面。”

“嗯,我也十分期待。”

挂了电话,方星河垂眸看着手机,眼中滑过一丝狡黠,她收起手机,“哼哼”闷笑了一声。

接下来的一周,学校拉起了横幅,贴起了海报,做出各种宣传。艺术学院和体育学院被选中表演和友谊赛的学生也在加紧练习,希望友谊赛也能分出胜负。各个学院开设接受报名申请表,接收想要跟澳门大学代表团直面交流的学生意愿,并从中挑选优秀的学生。

每个院系给出一到两个名额,最终的人数有二十个。

学生会有人问:“如果院系的学生就有二十个,那学生会的成员还有机会参加吗?”

陈飞扬看向那个学生:“作为学生会的成员,大家不要把工作当成机会,而是要看是否需要大家参加。到时候负责迎接的除了我跟傅云,还有团委老师以及学校的几个领导。其他人要根据需要听从安排。还有什么意见吗?”

最后这句话,问的颇有威严和压迫,分明是希望大家就此打住,不要再继续追问了。

结果其中一个不知道哪个部门的男生突然说了句:“那这个活动的发起人和提案人方星河为什么不能参加?她的贡献分明那么大,为什么她不能参加?”

男生话音刚落,其他人纷纷附和,“就是啊!

“方星河应该参加啊。活动都是她提出来的,真是算发起人了……”

“我也觉得别人去不了正常,怎么发起人都去不了?”

……

吐槽的人多了,自然也不担心其中一两个出头,所以大家一时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

傅云面无表情,她瞥了陈飞扬一眼,十分淡定的坐着,只是等声音小一点以后,她才开口:“大家安静一下,会长还有话说。”

陈飞扬等声音下去之后,才说:“我刚刚说了,因为人数的问题,所以不能让大家都参加,这是工作的内容,不是福利。希望大家理解,至于方星河同学,我会跟团委老师申请多带一个人,毕竟在这件事上,她确实是有点贡献的。”

众人没说话,说什么“有点”贡献,如果不是方星河发起,怎么可能会有后续的活动?

一直坐在那边画小人的方星河突然抬头,“陈会长,其实我觉得我可以不参加,真的,配合工作嘛,这没什么,再说了,活动的发起人也没什么特别的,毕竟,上次策划部策划了cos嘉年华活动,人家也没提出来非要邀功呀。所以,我这边完全配合,不需要任何额外的申请。但是,我确实很感谢大家把发起人的位置看得这么重,这是好现象,这意味着,以后再在座的人,都有可能是某一个非常有积极意义活动的发起人,会鼓励大家集思广益,想出更多的好的活动。所以这里我谢谢大家。同时也感谢陈会长带着海纳百川的胸怀,认真听取大家的意见。”

陈飞扬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微妙的复杂,而其他人看着方星河的眼神,则更加复杂,与其说他们在帮方星河说话,不如说他们是在不忿,借机抗议,方星河却把他们的抗议当成是对她的支持,多少会让他们有些羞愧又庆幸刚刚开了口。

傅云扭头,认真的看了方星河一眼,随即再次把头低了下去,就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似的。

活动的抗议声在方星河这个当事人的安抚中消停下来,周三一大早,澳门大学交流代表团的接送大巴出现在海洲大学的校门口,海洲大学这边负责接待的老师领导纷纷上前欢迎。

代表团的所有学生都穿清一色穿着灰色的西装,女生也是穿西装配中裙,一看就是精心挑选过的,男生个个俊朗挺拔彬彬有礼,身上都充满了绅士般的气质。女生面容姣好,笑容甜美,脸上始终带着善意的微笑。

陈飞扬和傅云站在领导旁边,等老师领导们跟对方握手问好后,也纷纷上前。

其中一个眉眼温柔英俊男生看到他们,视线在傅云身上看了看,然后他问:“您好,请问方星河没来吗?”

邱天没见过方星河,方星河在朋友圈展示的照片里,也很少有她的正面照,但不知为什么,他看到傅云的时候,本能的觉得这个女生应该不是那个在联系时思维敏捷想法多多的方星河。

傅云摇头:“上午是专业课时间,她应该忙于专业课。你好,我是傅云,请问你是邱天同学吗?”

邱天点点头:“我是,你好。”他朝陈飞扬点点头,笑容恰到好处的得体,因为不熟悉,所以不知怎么称呼。

一帮人跟着进入校园,邱天跟着领导身边,其中一个领导无意中看了邱天一眼,调笑着问:“邱天,你说的那个叫方星河的小姑娘,怎么没来?你是不是没跟她说,你今天要来啊?”

正领着交流团朝前走的校领导主任回头,“方星河是谁啊?怎么没来啊?”

陈飞扬刚要开口,邱天已经率先一步开口,他说话的语气和语调格外的温柔,配合他温和的面容,让人格外觉得舒服:“方星河是和我对接的同学,应该算是贵校这次交流会活动的发起人,如果不是她,可能我们和贵校也不会建立这样良好的沟通关系,我只和她电话和社交网络联系过,还不知道她长什么样,所以很好奇。”

“哦?这样啊,既然是发起人,怎么能不让她来呢?这两个发起人好歹见个面嘛。”领导笑着说了句,身边的团委老师赶紧上前:“是是,本来是打算让她来的,但是又担心影响她学习,这上午是专业课,考虑她才大一,就让她专心学习了。”

“学习又不差这八天,方星河是吧……这名我好像在在什么地方听过啊!”校主任一时想不起,“好像是得了个什么奖,我听艺术学院的陈主任顺嘴提过,我还说这名叫星河,好听,就记住了。”

团委老师补充道:“确实,就是得了个海洲地铁那个交通卡卡面的奖,很多人用的交通卡卡面,就是她设计的图案。”

陈飞扬站在后面没说话,傅云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邱天笑着说:“我很希望能和她见一面,想看看贵校这位优秀的学生究竟是什么样的。”

团委老师立马接口说:“很漂亮很机灵的一个小姑娘,你看到了,就会觉得这女孩子长得真漂亮。”

邱天点头:“是,谢谢老师帮我达成愿望。”

陈飞扬微微拧着眉,没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叫邱天的男生虽然一句话都没跟他说,但是他却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浓浓的排斥感,似乎很不喜欢他。

常理来说,他是本校的学生会会长,不用想也知道在学校很有地位,对方来的第一个负责人,首先要交好的人就应该是他,可邱天却丝毫没有打算跟他结交,反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方星河,就像是故意在替方星河刷存在感似的。

午饭的时候,整个整个艺术学院的老师都在找一个叫方星河的学生,说是澳门来的代表团希望这个学生能抽空跟他们见一面,想要请她吃饭。

于是,陈主任和石敬业跟几个专门来找人的学生,在食堂把方星河提溜了出来。

方星河尔康手朝着自己的面条碗,大喊:“我的面……我的面啊……”

------题外话------

那个……生蛋不是节,大渣爷是不会发红包的,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