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第224章 霍云易深藏的心事(三更)/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云易去另一间病房探90高寿的霍太爷。

霍太爷与老夫人身体一向安好,精神不错,但却在数月之内被他们这些小辈搞得双双入院。

年前,老夫人刚刚清醒过来转到普通病房,过了个年,他又把老太爷给气进来了。

真是大不孝。

刚走到病房外,霍云霆夫妇刚从里面出来。

“爷爷怎么样?”

他低声问道。

霍云霆看了眼弟弟:“暂时没事。”

大霍太撇了撇嘴,语气很是不满:“阿易,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跟你大哥放在眼里?”

霍云易知大嫂的意思,蹙了下眉:“这件事,我回家再跟你们解释清楚。”

“丢脸都丢到大众面前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讲?”

霍云霆冷哼一声:“阿易,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没想到你竟然能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霍云易这个小他近20岁的弟弟一向倍受家中长辈的宠爱与偏袒。

他聪明,能干又稳重,爷爷更是直接越过他,将公司大权交付于他。

当然,不可否认,他将公司的大大小小的事务处理干脆利落。

他当然知道这个弟弟在事业上是比他能干,但心里还是有疙瘩,也有不甘心的,只是一直憋在心里。

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他一点把柄,自然是不愿意放过的。

“哥,我说了,家事我们回家再谈。”霍云易也板下了脸。

“怎么?怕丢脸?怕丢脸还做得出来?”

大霍太同声同气。

“阿易,这回真是你做得太不厚道了,撬墙角撬到自家人身上来了。你总得给我们为人父母的一个说法,对吧?”

“你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就算爷爷,爸、妈原谅你们,我们也不能原谅你这种行为。”

夫妇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听得霍云易心头烦躁。

他揉了揉眉头,低叹一声:“够了,我说过,家事回家谈,现在我进去看爷爷,让开。”

霍云易脾气一向很好,极少有动怒的时候,特别是对家人,但这次,他真的火了,脸色铁青,语气也是极为严厉。

霍云霆夫妇面面相觑了下后,还是让开了。

霍云易刚进病房,霍夫人尾随而到。

大霍太一见她就迎了上来:“妈,爸怎么样了?”

“没事。阿易呢?”

“进去看爷爷。”霍云霆也走过来,开口问母亲:“阿易跟嘉嘉那件事,你跟爸打算怎么处理?”

霍夫人看了眼儿子:“回家再讲。”

大霍太不开心了:“妈,阿霆阿易都是您儿子,你们为什么老是偏心阿易呢?我不管,这次的受害者是我们家希安,自家儿子自家疼,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霍夫人:“……”

这会,知道希安是他们儿子,知道要关心他了啊?

-

病房里。

“爷爷,对不起。”

霍云易坐到病床前,朝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的老爷子轻声道。

老爷子没应声,他便简单地解释了下他与贺静嘉的事情,包括她与希安早已离婚的事情。

老爷子的脾气比父亲的温和许多,或者可以这么说,霍云易的性子随爷爷的更多一些,上了年纪之后,更是极少会大动肝火。

上次他与林菲菲取约婚约,老夫人是气得晕倒,爷爷也气,但理智尚在。

这次之所以被气进医院,实在是被当众爆发的事情给深深地震惊了。

爷爷现在心里可能还是有气,但绝对不会像自己父亲一样,气得完全不想听他任何的解释。

所以,他轻言慢语地说完,床上的老人没大动干戈,抬了抬枯瘦的手,嘴唇微张,长叹一声。

老爷子没说话,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出去。

发生了这种事,霍家面子里子都丢了。

但是,发生都发生了,还能如何?

一个是他最信任的孙子,一个是他们疼了二十多年的嘉嘉。

如今那两个被他们几个老的偏心有加的孩子闹出这样的事情,失望吗?确实。

可他细细想来,家中几位长辈都有责任。

两只小的,腻腻歪歪了这么多年,他们无一人阻止,都觉得理所当然,不出事才怪。

只是,他们要出事,为什么不早点出?非得闹了这么多年再来这么一桩大事?

这个面子,霍、贺两家铁板钉钉地丢定了,要怎么处理还有待商榷。

外人的看法可以不理会,但是对内霍家那么多人,实在是……

这档口,他老头子不想多说什么,也懒得气了,要不然恐怕见不到明日的日头。

见老爷子不想多谈,霍云易也不想再惹他不快,起身,将他的手放进被中:“爷爷,我明日再过来看您。”

转身要走时,原本闭着眼的老爷子地忽然开口叫他:“阿易……”

霍云易回头:“爷爷,我在。”

“算了。”老爷子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出来的时候,霍云霆夫妇,霍夫人还在等他。

“你们回去先,我有话同阿易讲。”霍夫人让大儿子,儿媳妇先走。

“妈,阿易还没给我们一个交待。”大霍生表示不愿意。

“就是。”大霍太也附合。

难得夫妻俩如此同心同气。

“这个家是你们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你们的事情,明日回家再讲。”霍夫人板下脸训斥。

见状,二人只能暂时离开。

-

霍云易陪同母亲回到霍父病房,霍父已经安静无声,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母子俩到病房附带的房间,轻合上门。

“妈,对不住。”霍云易再次道歉。

这三个字,今夜他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霍夫人长叹一声。

“算了,事到如今,道歉有什么用?你跟嘉嘉,打算怎么办?”

霍云易倒了杯水给母亲后才缓缓问道:“妈,您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跟嘉嘉在一起了?”

从她到公司探班,情急之中脱口而出质问他时,她心里应该早就有谱了。

她不说,他自然不可能主动提。

但其实双方早已心知肚明。

霍夫人喝了口水,看了眼小儿子平静的脸,哼了哼:“你们都那么明目张胆了,还怕没人知道?”

霍云易:“……”

听他老妈的语气,好像知道得有点过早了。

“这个世上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你就单单挑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呢?”

“妈,这件事你不要怪嘉嘉,怪我。”

“当然怪你,嘉嘉从小到大被我们两家人宠着长大,她什么性子你一清二楚,可你呢?你若是真的喜欢她,为什么不早点说……”

这恐怕是他们两家人最想问的问题了。

霍云易蹙了蹙眉,看着母亲缓缓开口-

“是,怪我,怪我一直分不清对她的感情……”

他将她从小宠到大,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只想哄着她开心就好。

她跟他表白,他权当是她年纪小,任性,当她分不清是习惯性依赖还是真的有爱情的成分在里面。

所以,他拒绝了她几次的表白。

更因为,她每次都是喝了酒,才胡言乱语,他更是不会当真。

“可是,妈,我拒绝她,看她难过,委屈,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意识到自己对她有不同寻常的情感时,是听到她与希安要结婚的消息。”

那时候,他脑子一片空白,觉得自己的心忽然缺了一块,再也填不满。

“可她跟希安都要结婚了,那时候的我还能做什么呢?”

“我看着她穿婚纱,我心里欢喜又难过。”

“我到国外分公司,一年未归。工作再忙再累,可每当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会想她。”

“我想她结婚后开不开心呢?会不会跟希安吵架,闹别扭呢?会不会委屈呢?”

“整整一年,我经常失眠,吃东西都觉得没胃口。”

一直到她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像是给他注入一股新的生命力。

他风尘仆仆地赶回国,去找那个因为工作不顺心闹脾气离家出走的小姑娘。

再次见着她,她又愿意跟他说话,跟他撒娇,他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可是,我知道,我跟她,只能这样了。”

“所以,我克制地维持着我们之间的距离,看着她与希安出双入对,我由开始地难受,慢慢地习惯了。”

“我想着,只要她开心就好。”

“跟林菲菲订婚,是出于孝心,也想断了自己不该的念头,让她跟希安一直这样过下去。就算最后我与林菲菲结婚,她依然是我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只要她需要我,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护她周全。”

“可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照我所想的线路走下去。我跟她,还是不免走在一起了。”

“妈,我想说,若是有错,错的也是我。是我忽略了她,还有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

“你们要怪,要指责,我全都一个人担着,不要怪她。”

这一晚,霍夫人难得听到儿子在成年之后第一次这么掏心掏肺地跟她讲心底的话。

她听了,心里酸酸楚楚,眼眶有些热。

她的阿易,总是把自己的心思藏得极深,极深。

在嘉嘉与希安结婚后的那一年,未曾回过家一趟。

她出国看过他好几次,每次见他,总觉得他又瘦了很多,眉间眼底忧郁深浓。

问他怎么回事,他总说是工作太忙,太累。

她没想到,他心底承受了那么多压抑制的情感。

这几年,他过得并不开心,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她这个母亲又怎会看不出来呢?

可自从他与林菲菲取消婚约之后,她明显地看到他眉眼间时不时流露出来的悦色。

那是他与嘉嘉在一起之后才有的,如同之前,他们两个还要好的时候那般。

唉!大儿媳妇讲得不错,自己儿子自己心疼啊。

可这三个都是他们霍家的孩子,怎么办?

“希安那里,你看一下怎么跟他讲。”

一个是儿子,一个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霍夫人觉得自己处理不了这件事。

“希安早知道我跟嘉嘉在一起。”

霍夫人:“……”

霍云易紧接着道:“他们已经离婚了。”

霍夫人再次:“……”

“妈?”霍云易见霍夫人张着嘴却不出声,唤了声。

“所以,上次你出去夜跑,是跟嘉嘉在跑对不对?”霍夫人觉得自己不应该质问这么私密的事情,但是一想自己被这三只小的明里暗里欺骗那么久,心里又有些不爽。

这回轮到霍云易:“……”

“你们果然是好样的,好极了呢!”

“妈,我们……”

“呵呵,你们事情还真是不少啊!说说看,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在外面偷听了好一会儿的霍父终于忍不住推门而入,咬牙切齿地瞪着这对母子。

-

相对于在医院里面对长辈质问而小心措辞的霍云易,刚回到家的霍希安与贺静嘉可是轻松极了。

好了,天都光了,以后各回各家,各自安好,再也不用演戏了。

若不是长辈们都还在医院,他们都想开支酒庆祝一下。

“口渴,去给我倒杯水。”

贺小姐摊在沙发上,理所当然地指使‘前夫’。

“没长手啊,自己倒。”

霍公子懒得理她,径自收拾自己的物品。

终于可以搬出这间房,开始他自由又快活的单身生活。

“霍希安,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以后你得叫我一声‘小婶’。”贺小姐得意地伸着自己修长漂亮的手指。

霍希安额角抽了抽,叫她一声‘小婶’,他还真是有些叫不出口。

“贺静嘉,你还真是自恋得可以,他会不会娶你还是个问题,就算他愿意娶你,太爷,太嫲,爷爷嫲嫲他们也未必同意。”

他泼她冷水。

“呵,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关于这一点,贺小姐压根不放在心上。

以今晚嫲嫲的态度,肯定会站在他们这一边的,至于其它长辈,以她对他们的了解,拿下他们也是迟早的问题。

再不济,交给霍云易就好了,想太多容易老的。

-

霍公子提着简单的私人物品从房里出来,被自己父母给堵住了。

“希安,你干嘛呢?”大霍太看着儿子怀中抱着的私人物品惊讶道。

“回我房间。”

霍公子漫不经心地回了句:“妈,让一下。”

“这就闹分居了?”大霍生蹙了下眉。

“难道还要同睡一张床?你不恶心我都恶心。”

大霍太语气很不客气,声音也不小,似乎是故意说给房里的人听。

“妈,你够了没有?这大晚上的你们干嘛呢。”

霍希安脸色不好地喝住母亲口无遮栏的嘴。

“妈这是替你觉得不值呢,一个男人丢那么大的脸,亏你还为她讲话?”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对呀,这明明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婆婆……”贺静嘉走了出来,挑眉看着明里来算帐的前任公公婆婆:”哦,我应该改口了。”

“贺静嘉,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件事你们贺家不给我们霍家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绝不罢休。”大霍太有些咄咄逼人。

“这件事与贺家有什么关系?”贺静嘉撇了撇嘴:“我跟希安早就离婚了,我跟霍云易在一起光明正大,在责问我之前,你可以先问问你们的乖儿子,他之前都做了些什么亏心事。不好意思啊,我困了,有事明日再讲。”

贺静嘉关上了房门。

“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大霍太咬着牙。

“离婚?你跟嘉嘉什么时候离的婚?”

大霍生板着脸问正事。

“早就离了,”霍希安抱着东西从母亲身侧走过,被母亲一把拉住:“希安,你给我站住,把事情讲清楚再走。”

“讲什么啊,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啊?”霍公子很不耐烦。

“刚才嘉嘉说你做了亏心事?什么亏心事?”

霍希安沉默,不打算回应父亲的这个问题。

倒是大霍太挑了挑眉:“希安,不会是你先出轨的吧?”

“男人偶尔逢场作戏不是很正常吗?嘉嘉她应该可以理解才对。”

关于这一点,霍云霆绝对是站在儿子这边的。

身为男人,这种事他表示非常理解。

“霍云霆,不要把你那种恶心的作法套在希安身上。”大霍太怒目瞪向大霍生。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大霍生耸了耸肩。

“你去死。”

“你有病吧?”

……

一向两看两相厌的大霍生,大霍太在走廊上吵了起来,霍希安理都不理,转身就走,重重地甩上房门。

------题外话------

三更结束,爱大家,明早七点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