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第223章 贺小姐,有恃无恐!(2更)/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的大掌就要落下来时,一直坐在角落里看热闹的贺政寰终于起身,拉开这对马上就要开战的父女。

“你们一人少讲一句行不行?”

“我少讲一句,她还真当她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了。真是反了。”

贺子航挥开儿子的手,坐到沙发上,抽出一根烟点上。

“他再不是也是你老子,你给我安份一点过来,把你霍叔怎么回事讲清楚。”贺政寰厉声警告自家妹妹。

宽厚的大掌握住妹妹的肩膀,将她拉到沙发上,开始会审。

-

另一间休息室。

林菲菲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地看着进门后顺手合上门的霍云易。

他面色如常,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在她面前站定,声音低低地唤了声:“菲菲……”

这温柔的声音,恍如隔世,好似他与她还在一起,从未分开,没有贺静嘉,没有任何人。

她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眼眶微微湿润,低柔地唤了声:“云易……”

“啪”,话音刚落下,粹不及防,一个巴掌朝她狠狠地甩了过来,力道重得让她整个人直接跌回沙发上。

霍云易性子成熟沉稳,待人接物绅士有礼,外人很少有机会看到他生气发怒的模样,更别提说动手打一个女人,一个曾挂上他‘未婚妻’名头的女人。

可见,这个人真的碰触到他的底线了。

那一记清脆的巴掌声,震得林菲菲耳际一阵阵嗡响。

她没想到,从未想过,一向温和有礼的霍云易会打她。

这一巴掌,也打破了她对他所有的认知,打碎了她对他的幻想。

他不仅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她这个人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

她捂住脸,怔怔地看着面色依然平静如初的男人,脑子里一片乱哄哄之际,他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入耳内。

“你要怪我,恨我,都无所谓。但不应该扯上她。日后,好自为之。”

这种照片公之于众,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顶多就是被人冠以风流之名,就算有什么难堪之话,他也无所谓。

但是女主角是她,在没有任何铺垫之下,他们之间的事情就这么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就算没有流传出去,可悠悠众口,怎么堵得住?

以后别人会怎么说她?怎么看她?

他再气再恼那个小祖宗,凶她两句话自己都会心疼,他怎么舍得让她当众遭遇这种难堪与委屈?!

林菲菲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一直到重重的甩门声再度传入耳内,林菲菲再也忍不住现实的撞击,‘哗’的一声哭了出来。

-

霍云易推开贺静嘉所在的休息室门时,贺小姐正在被自家哥哥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一看到他出现,在被哥哥与父亲的审问中极为委屈的贺小姐扁了扁嘴:“霍云易,他们欺负我。”

贺政寰:“……”

一开嘴就颠倒是非黑白,她是怎么做到的?

贺子航按掉手中抽了一半的烟,看向霍云易:“阿易,你跟嘉嘉,到底怎么回事?”

贺子航本身也是个不怎么在乎世俗眼光的男人,震惊之余,似乎也有点了解。

自家女儿与霍云易,从小到大都黏糊得很,女儿九岁出国留学之后,在筹建海外分公司的霍云易照顾了她三年,那种细致入微的照顾不知甩他这个父亲多少条街。

偶尔他经过慕尼黑,顺便去探望她,女儿在选择回家与父亲见面还是去公司找云易叔叔之间,永远选后者。

年纪小的时候,他还可当作是长辈疼爱晚辈,但是他们那种黏糊的关系一直持续了这么多年,若说他们没点什么暧昧,都有些说不过去。

他无所谓他们之间如何,三年前,女儿忽然因为意外与希安结婚,他也没多放在心上。

如今,婚后才忽然爆出这样的事情,确实让人始料不及。

刚才,他们父子俩在审问这件事情,她除了那句:“你们觉得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之外,那张嘴什么也撬不出来,他总不能真的抽她两巴掌。

虽然她那死倔脾气真的是很让他恼火就对了。

“阿寰,你先放开她,有什么问我。”

霍云易没有回应贺子航的问题,反而先朝贺政寰吩咐道。

贺家父子:“……”

一得到自由的贺小姐在奔向大靠山身后之前,还不忘记踩自家哥哥一脚,力道还不轻,疼得贺公子直咬牙。

他刚才就应该在霍叔过来之前,狠揍她一顿。

“行了,坐好。我跟他们谈谈。”

霍云易将奔到他身侧的女人按坐到沙发另一边,和面对贺子般道:“我现在,确实是跟嘉嘉在一起。”

事情既然已经瞒不住了,那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

“你们,这算什么?”

贺子航挑高眉毛。

“地下情。”

“正常交往。”

贺小姐与霍云易同时开口,答案却是天差地别。

“贺静嘉,你给我闭嘴。”

贺子航又有些冒火了,刚才怎么问她就是不开口,现在是有持无恐了是吧?

闭嘴就闭嘴,她才懒得跟他讲多问,贺小姐嘟了嘟嘴,拉着霍云易一边手不放。

“嘉嘉跟希安已经离婚了,我也单身,所以目前,我们正在交往。”

霍云易一字一句地解释。

“离婚?几时?为什么我不知道?”

贺公子一脸懵逼。

“要你管呢!”说是闭嘴,可贺小姐如今有了靠山,那张嘴怎么也闭不住。

“我管你?费事多。”贺公子冷哼一声。

“前阵子。”霍云易平静道。

“她离婚,你退婚。”贺子航点头,他们可真行。

“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霍云易朝贺子航保证。

“这一点,我从来不担心。”贺子航摊了摊手。

“霍叔,我是担心你吃不消。”贺公子这话还真是发自肺腑。

他妹妹这种性子,能忍的都不是一般人。

“关你屁事。贺政寰,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谁让你直称我名字的?贺静嘉,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的是不是?”

“你不也直呼我名字?”

“我是你哥。”

“我是你妹。”

兄妹俩又在那里抬杠,贺公子有些恼火-

“贺静嘉,你最好给我客气一点,以后连霍叔都得改口叫我一声‘哥’,长幼有序,尊卑有别,懂不懂?”

霍云易:“……”

贺子航:“……”

贺家父子对于伦理一向都是不拘一格的个性,见霍云易亲口承认两人之间的事情后,也懒得再理会他们。

事情传出来,确实是不好听,但那又如何?

一点儿女私情,动摇不了霍贺两家的根基。

“爷爷那边呢,你自己亲自跟他讲,过不过得了,是你们的事情。”

最后,贺子航对女儿道。

他们父子俩是好商量,但是贺家大佬可是极要面子的,到时一定会震怒,幸好二老去皇城过年,今晚若是也在现场的话,不是闹进医院就是家法伺候这些小的。

还有霍家那边的几位长辈,他们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就不是他能插手的了。

“你们霍家的事,自己处理。”

离开之前,他伸手拍了拍霍云易的肩膀,有种我将女儿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的架式。

“放心,我会。”

霍云易话不多,但每一个字都是诚意十足,让人放心。

贺家父子一前一后离开,贺小姐他们身后甜甜道:“爸,哥,慢走。”

贺政寰回头:“若不是霍叔肯要你,我都不知道你这辈子还能不能再嫁出去。”

“滚。”

贺小姐朝自家哥哥翻白眼。

“霍叔,辛苦你了。”

贺公子麻利的滚了,还不忘记给他们合上门。

“霍云易,好开心呀,好开心呀。”

休息室只剩下他们二人,贺小姐兴奋地直扑进他怀中,连连说了好几个:“好开心。”

哪来什么委屈呢?

也是,她一向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

有时候,他一个大男人都没有她勇气可嘉。

霍云易回抱着她,心下那股阴郁因她的开心而消散了。

“不委屈吗?”他还是问了句。

“没有啊。”

“那就好。”

“我们去医院探下爷爷嫲嫲,恩?”

“好呀。”她搂着他脖子,:“要是他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就私奔好不好?”

他抚着她的脸颊,笑得温柔:“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呢?家中长辈一向都疼你,但是要他们接受这样一个事实,需要点时间,你乖一点,恩?”

贺小姐得意地昂着小下巴:“我在长辈面前,几时不乖?”

似又似想到什么,她一双亮晶晶地望着他:“霍云易,你早就知道那件事是我骗你的,对不对?”

“撒谎成精了,是不是?”

闻言,原本抚着她脸颊的手刮了下她鼻子。

“不成精,怎么勾引得了你,对不对?”贺小姐脸上尽是得意的神情:“你有没有生气呢?”

“你说呢?”

“呵呵……”

回他的,是她清脆又悦耳的笑声。

-

林菲菲躲在停车场的柱子后面,看着他们一同从电梯出来,一同上车离开,牵着的两只手从未分开,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原本以为,将要掀起一场大风浪的事件,却在不经意间让他们完完全全毫无顾忌地走到众人面前来。

他们没有被击溃,反而是她的私心与不甘成全了他们。

手机响起来时,她不知自己站在那里多久了。

她麻木地接了起来:“林小姐,今晚的表现不错呀。几时来H市?我做东请你吃饭。”



医院里,霍老太爷刚刚抢救过来,不适合再有任何的刺激。

霍云易与贺静嘉直接往霍父的病房,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霍希安。

霍父情况倒还好,只是血压飙升,经过处理已经无碍,霍夫人在床边陪着他。

见他们三个一起进来,霍父脸色瞬变,语气极其不善:“丢人现眼的东西,都给我出去。”

“爷爷……”

贺静嘉咬了咬唇,软软地叫了声。

正要缓步过来同老人家好好说话,一向疼她疼得不行的霍父却厉声阻止了她:“不许过来,我今天不想跟你们任何人讲任何话,都给我滚远点。”

贺静嘉从小到大,被霍家长辈捧在掌心,宠上天,如今天被霍爷爷冷着脸责骂,心里还是很难受,带着强烈内疚的那种难受让一向很少落泪的她忍不住眼眶发热,喉头微涩,声音也带了抹哽咽:“爷爷,嫲嫲,对不起。”

“行了行了,你爷爷血压刚稳定下来,你们先回去休息。”

霍夫人怕他们在病房里吵起来,起身,将三人给推出病房。



门口,贺静嘉回身挽住霍夫人的手臂:“嫲嫲,你也生我的气对不对?”

霍夫人看着她委屈又难受的模样,长叹一声:“嫲嫲没生气。”

“真的?”贺静嘉有些不信。

“嫲嫲骗你做什么?真要生气,刚才跟爷爷一起赶你们了。”

“嫲嫲,就知道你对你最好了。”贺静嘉眼眶一酸,忍不住将头靠到霍夫人的肩膀上。

“行了,你跟希安先回家。阿易你留下来,我有话跟你讲。”

霍夫人拍了拍她肩膀,看向自家儿子。

-

送走霍希安与贺静嘉,霍云易随母亲进病房,霍父看到他,依然没有半点好脸色。

转了个身,有些孩子气地拉过被子盖住头。

“一把年纪还闹什么小孩子脾气,不理他。”

霍夫人招呼儿子坐下来。

霍云易倒了杯茶过来,递给母亲,脸却朝病床上背对着他的人开口道:“爸、妈,抱歉,今晚的事情让你们丢面子了。”

霍夫人又是一声长叹,床上霍父却一把掀开被子坐起来,朝他吼:“知道丢人现眼还做得出来?做也就算了,还被人家踢爆,霍家十八代祖宗的面子都被你们丢光了。以后我拿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爸。你血压刚刚稳定,别老发那么大火。”霍云易起身,欲前往安抚老父亲的情绪,却被年纪不小,脾气更不小的父亲给喝住:“你给我站住,别过来,看到你就烦,走,走,走,别碍我的眼。”

“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对,我会处理。”

“处理?处理什么?怎么处理?你堵得住人家悠悠之口?我跟你爷爷这两张老脸,以后不知怎么出去见人哪?霍云易,你让我们以后怎么见人?”

“嘉嘉年纪小,不懂事就算了,你快四十的人了还跟她一起胡闹?”

“行了,别气了。等会血压又上来。”霍夫人见他越说越激动,急忙过来安抚暴躁的老头子,一边给小儿子使眼色,让他赶紧走人。

霍云易点了下头:“时间不早了,您先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早再谈。我过去看一下爷爷。”

“你还是别去了,省得把你爷爷给气死。”

霍云易合上病房门时,霍父的声音从身后传入耳内。

病房里,霍父一把推开妻子的手,又骂:“慈母败子,都给我走开。”

“你行了啊,事情不发生都发生了,生气有什么用?”

“那两只不成事的东西,丢了我们霍、贺两家人的脸,你让外人怎么看我们两家人?就算嘴里不说,心底怕也是要笑话死我们,一个小叔,一个侄媳妇,这都什么事呢……”

“你管人家怎么看你,我们自己的家事自己处理,与外人何干?”

霍夫人堵了他一句。

闻言,霍父抬眼,有些疑惑地盯着自从事情发生之后,一直非常平静的妻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厮混在一起了?“

要不然,以她一向一惊一乍的性子,能保持如此镇定?

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霍夫人低了低眼,“我哪来的通天本事早知道啊!”

当初,她发现事情端倪的时候,一次二次地问过他,结果他呢,完全不理会她,还当她发神经呢。

呵呵,好了,现在被气到无法接受的人反而是他。

“最好不是你们母子俩欺上瞒下。”霍父语带威胁。

“谁敢在你老人家面前欺上瞒下呢?睡吧睡吧。”

“发生这种事情,我能睡得着?”

“那你现在想怎么样?把他们拉去祠堂家法伺候?”

“家法伺候是逃不掉的。你,去把霍云易给我叫进来。”说着,好像又想到什么:“对了,希安那里怎么样?把希安也一起叫进来,我好好问问他,怎么做人老公的……真是没用的东西,净给我丢人现眼……”

霍夫人:“……”

人都给赶走了,他现在到底要叫谁呢?

------题外话------

下午还有一更,爱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