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215职场江湖/星际二婚之全能后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鑫峰很清楚自己在学校并不受欢迎。

但那!又!怎!样!

权利在手,那些人就算再不喜欢自己,也得追着自己捧着自己。否则就别想得到更多的资源。

什么?说他溜须拍马,利欲熏心?呵,你怕不是还活在婴幼儿时期吧?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大学!毕业了就得进入社会,就得赚钱养自己的大学!学校这点勾心斗角你就觉得残酷无情了?那等你毕业后见识到真正社会的残酷,你还不得嘤嘤发抖啊?

同学,别天真了!要么就尽快适应这种社会现实,要么就回去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还不用勾心斗角。

“刘部长,这是我的入会申请,请您一定尽快批准啊!我太想加入学生会为学校发光发热了!”

随着一份申请书递到面前的还有一个大红包。

刘鑫峰不用打开都知道里面是什么。

现金。不会有第二个可能了。

那是几代之前的学生会就形成的潜规则。

正常申请加入学生会的流程有三步,第一步公开演讲,接受学生会的初步审核;第二步就是递交最高礼仪的书面申请;第三步是复试。三步都过了之后,申请人才能获得学生会独有的徽章。

当然了,这是对外的流程。

如果谁在学生会有认识的人的话,他们还会得到一个加速版的入会流程。那就是递交书面申请和红包给组织部的部长。只要红包到位,那么第二天就能成为正式的学生会成员,拥有标志徽章不是梦。

周五是刘鑫峰的幸运日。在这一天的上午,他就收到了20多封的入会申请,这让他更加喜欢周五了。

本来今天应该催米乐乐上交初稿的,但因为心情不错,在听说米乐乐要回家看孩子,请求他可不可以宽限两天,周一再交的时候,他也就大大方方地答应了。

他想让大家看到他也有宽容的一面。虽然一开始就跟米乐乐闹得不太愉快,但都是米乐乐的个人态度问题不是吗?像现在,米乐乐“改邪归正”愿意为学校主动出力了,他不就立刻和颜悦色了吗?

不过同时刘鑫峰心里也越加的对米乐乐不以为然了。

看吧,就算专业实力强劲如米乐乐又如何?还不是得臣服在权利之下?

对了,还有那个张亿。亲爸是大导演又如何?只要你的手不够长到伸进大学,那你儿子就得乖乖在权利脚下谋生。

刘鑫峰从楼层的走廊经过,路遇无数同学校友。有认识他的,也有不认识他的。有上赶着主动向他打招呼的,也有言语不屑不拿正眼看他的。他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只看在眼里。

某些人最好不要落在他的手里,否则他一定会让这些人明白明白什么叫权利。

米乐乐和张亿,徐徐,娜美,还有美娜就站在走廊的栏杆前。稍后还有一节课,然后他们就能放假了。

在他们现在的位置,他们正好能看到对面楼的走廊上,刘鑫峰正在趾高气扬的走过。

娜美在朋友面前掉了马甲之后,连表面的形象都懒得维护了,“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我就不明白了,他是长得够帅啊还是实力够硬啊?他自己什么档次没有B数?到底谁给的他勇气让他觉得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张亿想了想,严肃道,“大概是无耻吧?不是有一句话叫人至贱则无敌么?他的耻度应该比我们所有人都高,所以他现在才能轻易把我们这些人按在地上摩擦摩擦。”

学术般结论的语气让气氛凝结半晌。

美娜抱抱自己,还顺便抚去了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虽然你说的都对,但你能不把事实说得这样寒心么?”

如果跟人理论的最终一步就是比一比谁更无耻的话,那么这现实就太让讲理的人心寒了。

“你们这就觉得寒心了?啧啧啧啧,看来你们的修炼还是不到家啊。”张亿摸摸旁边的头,“还不如我们徐徐大爷呢。瞧,多镇定,该玩儿魔方还玩儿魔方,一点不受影响。”

徐徐抬头看向张亿,说他呢?

张亿笑:“夸你呢。没事了,你继续玩儿。”

“好的,胖胖。”徐徐又把头低回去了。

张亿摸着他头的手就是一抖。他多想说能不叫他胖胖吗?能不从早到晚就粘着他一个人吗?

但又经历过跟徐徐两天相处之后,张亿已经放弃跟徐徐,包括徐徐妈妈沟通了。

与其翻来覆去说那些车轱辘话,最后依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么还不如就老实带着这小子呢。

习惯这小子的性格特点及行为习惯后,就当随身带着一个会说话的宠物了,除了偶尔会堵一下心外,倒也不怎么碍事。

娜美不服气,“徐徐镇定那是天性,你镇定那是你百炼成钢了。我和姐姐就不一样了,我们还没经历过社会的风吹雨打,所以连学校的这点勾心斗角都承受不住。我们拖后腿了,给你丢脸了,真是对不起哈。”

美娜小拍一下妹妹,“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的。我们现在和张亿同学那可是一个战壕的,是友军。敌人还没干趴下呢,我们就要先内讧吗?你别没个轻重的!”

娜美朝天翻个白眼,又看向米乐乐,“乐乐,就这几天的时间,哪怕你再争取了两天,也不会多宽松吧?要不你就别回家了吧?孩子们不是有爸爸和奶奶看着吗?你一次不回去也不会怎么样吧?我们的大事重要啦。”

米乐乐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我的家人才最重要。”

“可是乐乐……”娜美着急。

“娜美!别闹了!我们听乐乐的!”美娜拍拍她,又冲米乐乐笑道,“我相信你!”

米乐乐挑了一下眉,顺口说道,“那我就尽量不要让你的信任错负吧。”

一节课后,下课铃一响,米乐乐就像百米赛跑运动员一样,嗖一下就窜了出去。

把还没走的老师和其他同学都吓了一大跳。

张亿失笑出声,“这是有多想孩子啊!”

其他人一想,对啊,米乐乐才生的小闺女还不大点呢,这是值得着急回去。

娜美就有点不乐意了,跟她姐小声说悄悄话,“姐,我们把大群都暴露了出去,是不是太草率了?对于我们来说,学生会那就是不灭不行的阶级敌人。可是对于人家来说,可能并不像我们这样急切吧?你看看说走就走的米乐乐,再看看那个不着急不着慌的张胖,我总觉得这回可能我们又得败。”

美娜叹一声,“娜美,先不说别的,我们先谈谈你的心态好不好?当初想拉米乐乐下水的是你,现在拉成功了又嫌人家不给力的还是你。你到底还想怎样?学生会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推翻的,我们计划了那么长的时间也没能成功,你不能让乐乐几天之内就大败敌人吧?娜美,你得先学会信任乐乐。”

“我怎么不信任她了?我要不信她能把大群的管理权说给她就给她?我就是,就是……着急嘛。”娜美委屈的不行。

美娜把妹妹抱进怀里拍了拍,“好了,不也没说你什么吗?”

“姐,那你说乐乐会不会生气我给她压力?”娜美委屈完了又揪心了,“她刚才跑那么快肯定是算准了我会叫住她,她不想再跟我掰扯这才抢先一步离开的。姐,乐乐要是因此就对我有了意见可怎么办?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吧?”

旁边的张亿终于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敲敲桌子,“娜美同学,拜托你不要拿你的思想去猜测米同学的行为好吗?她跑得那么快就一个理由,就是单纯的想早点看到孩子,哪怕仅仅是早一秒钟。还有,你把大群的管理权给了米乐乐不叫信任,她跟你认识才几天就接手了这破事那才叫对你的信任。”

娜美被怼得满脸通红,羞愤至极,“你你你,你怎么偷听我和我姐的对话?”

张亿无辜道,“是你们越说越大声,我要不是怕你们说出更多的秘密这才留下来替你们望风,不然我早走了。”

美娜尴尬地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张亿同学,是我们姐妹又不谨慎了。”

张亿摆摆手,示意徐徐站起来跟他走,“我就最后说一句,米乐乐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她既然接手了这种事情,就肯定会给做出个结果来。你们不用担心,也不用着急。我也算跟米乐乐共事过,多少有点经验。跟着米乐乐干点啥事吧,有时候你都不用多想,反正最后都是躺赢。”

被期待躺赢的米乐乐正在回家的路上。

再有三个半小时她就到家了呢,她就能看见她的小宝贝们啦。心情简直不要更开心!

就算手里又压了新活计,也阻挡不住米乐乐想飞奔回家的超好心情。

愿意耐着性子向刘鑫峰多讨要了两天的宽裕时间也是因为这个。

她才不管什么大事要事,反正在她这里,就是家人第一重要,谁也别想阻挡她回家的步伐。

晚六点半,米乐乐准时抵达了浏阳菜馆门前。

她下车后就三步并作两步往门内冲,一进门就先看到了坐在婴儿车里自己玩玩具的小米粒儿。

周一大早晨走的,现在是周五傍晚,满打满算也就三天没见着孩子,可是米乐乐觉得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

“宝宝!小米粒儿!妈妈回来了!”米乐乐这一叫,孩子还没怎么着,她自己先眼眶湿了。

小家伙猛地一个大转身,在看到米乐乐的第一眼,小脸儿一下子就亮了,“麻麻——”

米乐乐冲上前就把孩子抱进怀里了,“对不起宝宝,妈妈太坏了,妈妈太不好了。”

小米粒儿理解不了米乐乐那么层次丰厚的感情,她就知道高兴。

小手掌欢快地拍着,小身子在米乐乐怀里也一个劲儿的向上窜着,扭着。咯咯咯的笑声像银铃,又娇又响,好听的不得了。

老太太擦着手从厨房走出来,看着这母女俩也是笑容满面,“看给孩子高兴的。这下好了,能高兴三天呢。”

米乐乐抱着小米粒过去把给老太太一个拥抱,“奶奶,我想死你了。”

老太太嫌弃地拍开她,“都是孩子妈了还娇气,那点出息吧!”

米乐乐跟老太太耍赖,“我不管,奶奶,我晚上要吃大餐,要吃好多好吃的。在学校这几天,我想你们都想得没心情自己做饭,尽吃食堂了。食堂的饭超难吃的,你看我都瘦了。”

老太太呵呵冷笑,点开光脑,“难吃?那这是谁发朋友圈说食堂的小馄饨简直是你吃过的馄饨中最好吃的?”

米乐乐:“呃——”

忘了她曾经炫耀过这事儿了……

旁边赛亚和鲁西亚顿时喷笑出声。家里能治米乐乐的,除了江月就数老太太有力度了。

“哎呀,这种细节不重要啊,奶奶。算了算了,我去对面看孩子们了。”米乐乐抱着小米粒儿逃了。

中途的时候江止戈打来了电话,确认米乐乐是不是到家的。还说再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他也就到家了。

想着今晚终于不必一个人睡了,米乐乐莫名其妙就先身体发烫起来。

视频那头的江止戈看的真真的,不过倒没有借机逗弄米乐乐。

晚上有的是时间,现在的时间就应该让米乐乐集中注意力把手头的工作先做完。

电话挂断,米乐乐也到乐学托管了。

小江妮和小严直就在一楼游戏区玩耍,一看米乐乐回来了,两个小家伙立刻像两发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

幸亏赛亚眼疾手快先把小米粒儿从米乐乐的怀里拔了出来,不然现在被扑倒在地的人群里就多一个小米粒儿了。

米乐乐先被扑得一P股坐在地上,又因为没坐稳,顺着惯性躺在了地上。

小江妮和小严直兴奋的不行,就这也没停下,还爬到了米乐乐的身上作威作福。

一楼前台是个严谨方新招来的员工,这不是问题。

问题是为了平衡乐学托管的男女比例,严谨方特意招了一个男员工。

小伙儿挺年轻,长得也挺帅,是米乐乐的事业粉儿。

看到米乐乐冲了进来,正准备上前好好表现一番时,却在下一刻看到他的女神偶像被两个小家伙撞翻,然后毫无形象的摔倒在地。

你说你摔了就摔了吧,你可快点起来啊?他都及时撇开头,准备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了。

结果米乐乐可倒好,把爬身上作威作福的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夹住,就地就翻滚打闹了起来。

小伙儿:……

惊!一直盲目崇拜的女神兼旧老板其本质竟是疯婆子!形象全无,人设崩塌,那他是装没看见呢还是没看见呢?

手足无措兼万分惶恐。

女神旧老板不会因为他站在这里看到了就把他开了吧?

好在米乐乐还是有理智的,还知道这里是乐学托管而不是家里。跟两孩子打闹了一下后很快就起来了。

拢拢头发,抻抻衣角,看到了新来的男员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好,我是米乐乐。”她主动向人伸出了友好的手,脸颊因笑得厉害而自动带上了腮红。

从学校直接过来的,衣服也没有换,就是白T和牛仔裤。头发是利落的鱼骨辫,身上没有一个首饰。哪里像孩子妈妈,少女感简直铺天盖地。

“你你你好,我是魏源。”小伙儿伸出了手,可在要握上的时候又猛地收回了手,他朝着米乐乐鞠了一个躬,“米老师好。”

米乐乐被他逗笑,但对这人的好感也因此提升了不下两个等级。

“严老师在楼上吧?我去找他。”米乐乐把小江妮和小严直交到魏源的手里,“你们好好跟魏老师玩儿,妈妈得去工作了知道不?”

小江妮不舍地叫,“妈妈,那你还走吗?”

米乐乐的鼻子就是一酸,“今天周五,不是放假吗?等周一上学再走。”

虽然一样是走,但能在家待三个晚上。小江妮算明白后就高兴了,“太好了。那妈妈快去吧,妮妮乖乖在这里等。妈妈加油哦。”

米乐乐的心啊,就跟在云上飘似的,别提多舒坦了。

她向楼梯口走了两步,又回来把小米粒儿抱上了,“我先带孩子上去,要是她影响我上课了,你们再上来把她抱走。”

虽然这样做有点不太好,但米乐乐现在顾不上了。三天没抱小闺女,她恨不得让小闺女长在身上。

才上楼就在楼口看到严谨方了,看那样子是听到了她的动静这才出来迎接的。

孩子们都已经开始上课了,走廊里鸦雀无声。

米乐乐自觉压低声音道,“我想先看看孩子们再去高三组的班。”

“嗯,跟我来吧,教室略做了调整。”严谨方在前面带队。

今年的小学组已经招到五个班了,除去一二年级的学生少一点,是综合在一个教室外,其他三四五六年级的学生今年是第一次按年级分班。

如果是原来,因为人少,所以大家都在一个教室里,米乐乐分拨讲虽然麻烦,但一眼就能把自家孩子都看到。

可是现在,江月是初中了,十五不在家,江舟江济同是三年级还在一个班,倒是能在一个教室。严谨方把米乐乐带到三年级的教室外边,米乐乐透过窗户一眼就看到了白长直的江舟和火红头发的江济。

小米粒儿眼睛也尖,看到两个哥哥后就忍不住要快乐地叫。

可她才发出一点声音就被米乐乐给捂住了。

江济神经粗,一点感应都没有。倒是江舟猛地抬头看了过来,在看到米乐乐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米乐乐回来了。但很快他就笑弯了眼睛,张口无声的叫“妈妈”。

见他还想捅古江济让江济知道,米乐乐赶紧给他打手势,示意他先好好做作业。

离开三年级的教室,严谨方把米乐乐带到了小休息室。在这里,只有江月一个人。

不用担心打扰到别人了,米乐乐就大大方方地进去了,“江月。”

江月瞬间抬头,眼里的高兴很明显,“妈,你回来了?”

她站起来是想跟米乐乐亲近亲近,结果小米粒儿却误以为是姐姐想抱自己。就见小米粒儿小身子一扑就奔江月去了。

米乐乐措不及防,差点把孩子扔出去。

倒是江月习惯了,赶紧伸手把妹妹抱了过来。

“个坏孩子,要吓死你妈啊?”米乐乐抬起了手想打小米粒儿P股一下。

江月却抱着妹妹一退三步远,“妈,你干嘛?”

眼神超不满,“你才回来就要打妹妹吗?”

米乐乐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个妈多喜欢打孩子呢。

“没,我没准备真打,我不是也想让她长长记性吗?”

江月一扬下巴:“假打也不行!人长不长记性跟挨不挨打有什么关系?如果有用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反复犯罪了。”

“……”人家说得太有道理,她无话可说。

“对了,你怎么把她单独放在这里了?没人看着她,她会好好写作业吗?”米乐乐问严谨方。

严谨方道,“主要是我们也没有开初中班,其他人都是小学组的,把江月放哪个教室都不合适,老师还得分一部分精力看着她。我想了想,给她单独放在休息室,我过来过去的也就顺便把她给看着了。”

米乐乐有点过意不去,“要不我还是想办法把她送去有初中组的自习室吧?就不用为了她还得单独搭个老师了。”

严谨方好笑,“几天不见你这是还学会客气了?”

米乐乐扶额,“不是跟你客气,而是觉得没必要浪费劳动力。”

严谨方摇头,“并不。我刚好借机先了解一下初中的课程。”

“怎么,你准备开初中组了?”

“不是我准备开,而是有些家长要求开。先前跟江月一起毕业的几个学生家长主动找到了我,相比较于其他托管班,他们还是更相信我们的。而且,”严谨方指指其他教室,“这都是现成的长期客户啊,如果毕业就送走一批,毕业就送走一批,我觉得很亏。”

当然亏了。

现在上外面招生多难,如果是自家很早就培养起来的,那可是实打实的固定客户。

米乐乐那时候就知道这一点,奈何事太多,她还有学业未完成,孩子还没养大,她就是不忍着也得忍着。

可是严谨方就不一样了。家里稳当了,他也确定自己以后要走的路线了,所以野心一下子就跟那时候的米乐乐不一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一下子扩充的话,老师资源会有可能跟不上,严谨方今年就想开初中组的。

“不过你放心,我不管扩充多大的规模,也会在保证教学质量的前提下。如果教学质量因为规模扩大而降低了,那么我宁愿先不扩大。”

虽然现在老板换他做了,但严谨方还是觉得应该给米乐乐一个交代。毕竟乐学托管的名声可是米乐乐刷出来的,他要是没能锦上添花,反而拖了后腿的话,他可能会自闭。

米乐乐超级信任道,“严老师,你只要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好了,我和福子都相信你的。”

她才不是那种走了还要刷存在感,眷恋权势的人。

“那江月就先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你随时都能找我谈。”

告别江月,抱回小米粒儿,米乐乐最后来到了高三组。

米乐乐不在的时候,严谨方给高三组放了一个学历最高的老师。虽说是学历最高吧,但却是米乐乐的助手。平时米乐乐周一到周四回不来的时候,大家也会到乐学托管来,然后由助手盯着,米乐乐再在视频上盯着。

关于高三组的复习进度,一向都是米乐乐亲自经手。上课讲题也是她,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星网上。

助手只在米乐乐不在的时候辅助一下而已。

这位新来的女助手叫小陈,是个在读的研究生。学业实力很经得起考验,看人也是那种踏实肯干的,严谨方这才给安排进了高三组。

只是由于各种原因,到米乐乐开学,她也没能跟这个新助手先面对面见上一面。

“你好,我是米乐乐。我不在的时间里,麻烦你了。”米乐乐又一次主动伸出了手。

小陈是个内向的姑娘,赶紧上前握住了米乐乐的手,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麻烦,这也是我的工作。”

米乐乐冲她点个头,这才看向了今年的新高三组。之前过去的这个星期,大家都是通过视频通话彼此认识的,今天也算是第一次面基了。大家都有点激动。

“米老师!你可算回来了!你比视频上还瘦还漂亮啊!”

“学姐,看我看我!我们一个高中的。”

“大佬,求眼熟求签名求关照啊!”

十个高三狗挤在米乐乐的周围,跟追星似的狂热。

小陈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酸溜溜的。

论相处时间,从高三组开课,她就是跟这个班的,米乐乐却是一开学就去报到复课了。平时都是她陪着这十个大孩子们做作业刷卷子,她自认为没有一点不尽心的。反观米乐乐呢,也只在周一到周四的晚上给他们讲疑难杂题而已。

这谁付出的多少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可是他们为什么看到米乐乐的时候就比看到自己欢快多了?这不科学啊!

小陈想不通,越想越委屈。

可惜现场的人谁也没空注意她。

“既然你回来了,那么未来三天高三组的进度就教给你了。我先走了,那边事也不少。”严谨方打个招呼,快步走了。

米乐乐能理解。托管班就是这样的工作状态,孩子们上学的时候,他们闲得能长毛。等孩子们放学了,他们就得绷紧全身神经,在短短的三四小时时间内,把每个孩子今天的作业都给判完改完,不会的还得给讲透彻了,他们的工作才能结束。

等严谨方走了,米乐乐也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

小米粒儿是个长脸的,米乐乐把她放在婴儿床里,里面摆上玩具,她自己就坐那儿玩儿得可好了。

只要她不出声,米乐乐就自私地不愿意把她送到楼下去。

给高三组的孩子们讲题,有意无意地一抬头,就能看到小闺女在眼皮子底下,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因为每天都有在视频上紧跟进度,所以米乐乐一点也不手生,讲起题来特别顺利。这次招的学生也是基础好,所以整个进度明显就比去年快很多。

米乐乐原来提前准备好的内容,居然很快就要接近尾声了,而今天的学习时间才堪堪过了一半。

这是好事,但也是压力。

米乐乐心里狠狠记住:回去得加班加点再提前赶出来些了。

这时江止戈回来了,借着上楼抱小闺女的机会跟米乐乐先见了一面解解馋,然后江止戈就带着小米粒儿去楼下等了。

小米粒儿在的时候虽然没出声,但那么一个漂亮的胖娃娃放在那儿本就是一个吸引目光的存在,高三组的学生们怎么可能不会偷瞄了又偷瞄。

江止戈提醒了米乐乐,米乐乐才注意到了这一点,这才同意让江止戈把孩子抱走。

孩子这一走,剩下的进度就更快了。米乐乐都没想起来要用自己的小助手,就把今天的学习任务都给完成了。

米乐乐心里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可是学生们却只看到了米乐乐的强大。

能用比学校老师更浅显易懂的方法就把他们的疑难杂题都给解决了,这米乐乐不是一般人啊。

当然了,也不是说原来没意识到这事儿,而是听说也好,从星网上围观也好,都没有人就在对面来得震撼。

新来的助手老师还是在校研究生呢,按说比米乐乐学历高吧?可是米乐乐不在的时候,那个新来的助手老师给他们讲题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进度嗖嗖快。

十个学生互看一眼,心里就都有点瞧不起助手老师的意思了。

而小陈呢,这心里落差也不可谓不大。视频教学的时候,她还能帮得上忙,可等米乐乐回来了,她怎么就跟多余的似的了?

她可没有去想米乐乐是把她给忙忘了,她想的是,米乐乐这是在排挤她,故意不用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