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334)特殊能力/鬼王护妻手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间,钟意看着顾圣,竟是看的有些愣住了。

当时,从其他的地方,看到顾圣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很帅气,现在看到了,更是觉得他的五官完美精致。

顾圣被钟意这样盯着看,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毕竟,这样的目光,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以往的时候,有很多的女人,会用这样痴迷的目光看着自己,对他而言,可以说,早就已经免疫了。

所以,对于钟意的目光,他才会没有丝毫的感觉。

在他的眼中,唯一能够看到的人,也就只有一个林笛了。

这个女的,就是送林笛来医院的人,他是应该感谢她的,若不是她,万一林笛要是出一点什么事情,他简直不敢想象。

好在,钟意并没有盯着顾圣看太久,她就反应过来了。

“顾先生,那位小姐在这间病房中,医生检查后,说是那位小姐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那位小姐一直都处在昏睡中,一直不曾醒过来。”

顾圣听了之后,眉头紧皱了一下,随即舒展开来。

林笛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昏睡不醒呢?

顾圣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为今之计,也只有进去看过之后,才能知道了。

进去之后,顾圣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林笛,林笛睡得很沉,看林笛的样子,根本就是睡着了一般,脸色红润,看不出一点的苍白感。

顾圣走至了林笛的病床前,他握住了林笛的手,仔细的感觉了一下,林笛的身体,没有一点的问题。

按理说,这个时候,林笛应该醒过来才是,可是,为什么她却是睡得很沉呢?

或许,是林笛太累了,所以,这才会睡着?

可顾圣又觉得,这个有些不大可能。

不过,他刚才也检查过了,他还是相信他自己的能力的,这么说来,林笛应该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或许,她真的只是太累了,等到睡一段时间之后,她就会醒了呢。

顾圣握着林笛的手,一时间,竟是有些不舍得放开了,不过现在,并不是只有他跟林笛两个人,他松开了林笛,给林笛,将被子盖好之后,他转身,看向了钟意。

钟意的眼神,在顾圣朝着她看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神也有些闪烁,脸也有些泛红。

顾圣问道:“你将小笛送来医院,说吧,想要什么?”

钟意听到这话之后,忍不住的撇撇嘴,这人,还真的是,她会将林笛送来这里,本来也没有想着要得到什么啊,她只是,不想让林笛继续躺在马路上而已。

钟意抿了抿嘴,她摇了摇头,说道:“我不需要什么。”

钟意说完之后,就看向了顾圣,心中暗暗的想道,若是她说,说是想要他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将电话号码给她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钟意的脑海中闪了一下而已,她可不敢真的跟顾圣要电话号码。

虽然,顾圣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温润的感觉,可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在面对顾圣的时候,总归是有些怕怕的,至于她为什么会感觉到有些怕顾圣,具体的原因,她也不清楚,反正,就是没有来由的怕。

顾圣听到钟意说是什么也不要,倒是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钟意对他而言,也不过是帮忙送林笛来医院而已,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该感谢的,还是得感谢的,于是,顾圣给钟意写了一张支票。

钟意看着眼前顾圣手中递过来的支票,不可否认,这张支票,会让很多人都心动的,可是,这其中,并不包括她。

她倒是也不怪顾圣,或许,在他们这样的人眼中,感谢人的方式,也就只有这个了吧,用钱解决。

钟意摇了摇头,她说道:“不用了,既然你来了这里,那我就先走了。”

钟意说完之后,便赶紧的离开了这里。

一个人的时候,看着顾圣的颜,会有很多的想法,可是,当她真的见到顾圣的时候,却是有些害怕的。

也不知道,那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顾圣的样子,似乎是很喜欢躺在床上的林笛呢。

林笛这个名字,还是她听顾圣叫出来的,顾圣叫她小笛,看样子,他们很熟悉,或许,他们还是恋人呢。

钟意自从见到顾圣的时候,虽然吧,她挺害怕顾圣的,可是实际上,她更想要近距离的接触顾圣。

今天的一切,对钟意来说,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而现在,不过是梦醒了。

她虽然经常做梦,可是她将梦跟现实,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像顾圣那种人,她在有生之年,能够见上一面,就已经很不错了,又怎么可能会跟他发生点什么呢?

灰姑娘的故事,也只是故事,是根本不会出现在她的身上的。

等到钟意离开之后,顾圣看着手中的支票,他收了起来,随即,他走到了床边,握住了林笛的手,就这么盯着林笛看了起来。

“小笛,你什么时候醒过来?”顾圣就这么盯着林笛看着。

说起来,这还是他们在几百年相遇之后,他第一次跟林笛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呢。

若是林笛醒着,想必,她是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碰的吧。

当时,都怪他,若不是因为他,林笛就不会被白瑶给害死,那样,他们两个,就能在一起了。

可是现在,林笛喜欢的不是他,而是林烨。

真没想到,他们两个,最后竟然见到了,而且,还是在那个鬼屋当中。

若是要真的算的话,倒好像是,他给他们两个牵的线一般,还真是够讽刺的。

如果没有林烨就好了。

顾圣这样想着,可是,若林烨死了,林笛她,是不是会很伤心呢?

若是在林笛跟林烨还未见到的时候,他或许可以让林烨消失,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在一起了,他若是在让林烨消失,想必,林笛一下子就能想到他身上吧。

或许,倒是可以借刀杀人。

这样一想,这个念头,就仿佛是生在了顾圣的心中一般,渐渐的生根发芽。

顾圣坐在林笛的床边,坐了很长的时间。

他就是不吃东西,也是没关系的,他在这里陪着林笛的期间内,他一点东西也没吃。

林笛这一睡,直接就睡了两天的时间。

顾圣握着林笛的手,趴在床边简单的休息着,突然,林笛的手动了动,当即,顾圣便醒了过来。

顾圣醒过来之后,他惊喜的看着林笛。

看样子,林笛是要醒过来了。

果真,林笛的眼睫毛闪了闪,紧随着,林笛睁开了眼睛。

林笛一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一脸胡子拉碴的顾圣。

说真的,林笛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顾圣这个样子,真不知道,顾圣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林笛张了张嘴,却发现,她的嗓子,就算是发出了声音来,可声音,却是小的可怜。

顾圣也知道,林笛已经睡了两天了,嗓子一时间,估计是没法说话的,他赶紧的,给林笛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了林笛。

林笛确实感觉嗓子干干的,很难受。

喝了一些水之后,林笛感觉好多了。

过了一会之后,林笛这才问顾圣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从一醒来之后,林笛就发现了,她现在是在医院。

她只记得,她似乎是走在路上的,可是,走着走着,她就感觉到头晕乎乎的,没过多久,她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当她醒过来之后,就出现在了这里。

孤身说道:“你在马路上晕倒了。”

顾圣说完之后,林笛将自己的手机拿起来,她看了看手机,一看到手机上的时间,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原来,不知不觉的,她竟然睡了这么长的时间。

她看了看手机上的通讯记录,没有任何人打电话。

她突然消失了这么长的时间,她妈竟然没有打电话,这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些吧。

林笛赶紧的将她妈的电话拨通,很快,电话就被她妈给接通了。

林笛跟她妈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林笛就准备出院了。

她现在觉得,她没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晕倒。

医药费什么的,都是顾圣掏的,林笛将钱还给顾圣之后,在顾圣的强烈要求下,由着顾圣将她送回了家。

本来,林笛是想要第二天就去上班的,可是顾圣却是让林笛先在家中休息几天。

好吧,休息就休息吧,正好,趁着这休息的几天时间,她也可以去陪陪林烨。

说起来,她现在,还真的挺想林烨的呢。

林笛回到家中,此时的家中,一个人也没有,她闻了闻身上,身上都有一股味道了。

在医院的这两天,她就没有洗过澡,这股味道,她实在是受不了。

林笛首先就是洗了个澡,之后,她便给自己简单准备了一些东西,吃过东西之后,一时间,她竟是无聊了起来。

她之前在医院睡了两天,睡得也是够久的了,此时,她是一点困意也没有。

干脆,她随便的给自己找了一部电视剧,开始看了起来。

在下午六点钟的时候,欢欢跟小月回来了。

欢欢两天都不曾见过林笛了,一回到家中,首先就是跑到林笛的房间中去看了看,看林笛有没有回来。

欢欢火急火燎的走进林笛的房间中,果真看到了林笛在,她扑到了林笛的怀中,问林笛道:“妈妈,你去哪了?”

林笛笑着揉了揉欢欢的头发,说道:“在朋友那儿待了几天。”

家里人,都不知道她之前在医院中的事情,林笛也就没有打算告诉他们了。

欢欢凑近了林笛,闻了闻林笛之后,又说道:“你撒谎,你身上有医院的味道。”

林笛听了,有些忍不住的想要笑。

她在医院中待了两天,身上的确是带了一些医院的味道,可是,她回来之后,也洗过澡了,她闻了闻,她闻到的,只有一股香香的味道,可没有医院的味道呢。

但是欢欢,却能够闻出来,欢欢这鼻子,未免也太厉害了一些吧。

小月此时也进来了,她自然也听到了欢欢说的,问道:“小笛,你去医院做什么?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林笛摊手,她笑着说道:“没有,我就是有个朋友生病了,所以,我这两天都在医院照顾她呢。”

林笛说完之后,欢欢跟小月两人,倒是也没有在问什么。

小月仔细的盯着林笛打量了一番,她也没有发现林笛身上有伤,看林笛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她也就放心了。

说真的,一开始听到林笛在医院中待了两天,她还真的是很担心的,现在,她倒是放心了。

晚饭是小月做的,小月学东西也挺快的,现在,她做起这些来,比起林笛来,都要熟练的多呢。

林笛光顾着吃就好了,林笛她妈这两天晚上,倒是没有回来。

林笛也知道,她妈最近,搬回她爸家去住了,想必,接下来的几天,她妈也是不会回来了。

怪不得呢,她就说吗,这两天,她妈怎么就一个电话也没有给她打,原来,是她妈不在家呀,也根本就不知道她不在家这件事情。

欢欢跟小月两个也没有给她打电话,估计也是以为她是在忙吧。

她妈知道她不在家,或许还会担心,可若是欢欢跟小月知道了,虽然担心,但对她,到底也是放心的,她们清楚,她是不会轻易出事的。

晚上,欢欢非要跟林笛一起睡,林笛也就没拒绝,而是跟欢欢一起睡。

躺在床上,熄灭灯之后,欢欢突然说道:“妈,你在医院,不是照顾你朋友,是你生病了是吧。”

欢欢说这话的时候,是肯定的语气。

之前的时候,林笛一说她是在医院照顾朋友,她也就没有在继续说下去,而现在,她倒是跟林笛说了起来。

林笛有一瞬间愣住,随即,她问欢欢道:“欢欢,你是怎么确定的?”

若是单单靠闻气味,林笛觉得,怎么着,也不该闻出来她在医院做了什么才是吧,难不成,欢欢还有什么特殊能力,是她不知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