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第459章 小心伺候,不算折腾(9更)/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婠眼皮猛地一跳,倏然抬眼,发现男人面色铁青,难看至极。

“去酒吧?”

“……”

“夜生活很丰富啊?”

沈婠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足够平静:“我可以解释……唔……”

男人的吻来势汹汹,像要故意弄疼她,力道又狠又重。

唇被咬得生疼,亏她刚才还觉得这个男人温柔。

神他妈的温柔……明明披着人的外衣,却净干禽兽的事!

权捍霆现在仅剩的那点愧疚和小心翼翼都被抛到某个天边旮旯角,这女人还真是……

一天不干就欠收拾!

他才离开几天,就跑去酒吧鬼混,还招蜂引蝶,人都跟到酒店里来了。

短信上说什么?

帅哥?

呵!

沈婠,你可真厉害!

当唇与唇分开的那一刻,女人大口喘气,满脸通红:“我都拒绝了。他非要追来酒店,我有什么办法?”

权捍霆气得咬牙,俯身,还想继续。

沈婠避之不及,“人家只是在楼下徘徊,你就不爽了,我还没追究你卧室藏了个女人,那我岂不是应该更加不爽?没道理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吧?”

此话一出,男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满眼无奈:“不是都已经揭过了吗?”

“你先挑刺的。”

言下之意,那就别怪我翻旧账。

“那是个意外……”

“意外?”沈婠音调陡然拔高,她不喜欢这样的借口和说辞,甚至可以说讨厌。

“人进了你的卧室,还说你在洗澡,没空听我电话。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不管意外,还是必然,她进了你的卧室,动了你的手机,这——都是事实!”

权捍霆哑口无言,沈婠说得没错,防守不严,错在他。

“好了好了,我们都不提这件事,睡觉!”

说完,将她身上松松垮垮的衣服一扒,欺身而上。

沈婠还处在懵逼状态。

不是要讲道理吗?怎么说变就变?

开始得措手不及,她没有一点防备……

首战结束,权捍霆靠在床头,满脸餍足。

显而易见,这顿吃得很丰盛。

女人裹着被子,香汗湿了鬓发,红唇微肿,双颊酡红,但精神还好。

权捍霆想抽烟,心痒难耐。

不过行动之前没有忘记先问过沈婠:“……可以吗?”

给肉的是大爷,必须小心伺候。

“平时不抽,非得这会儿?”什么臭德行?

“事后烟,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感觉。”

男人这一生追求的东西无非三样——

钱,权,女人。

前两者权捍霆都有了,最后这个刚得不久,却最让他上心。

要一次,贪两次,念着三次四次,盼着五次六次,永远不够。

香烟除了解乏之外,还有镇定的作用。

不来一根缓缓,他怕自己会扯着她继续疯,不要理智、不用命的那种。

沈婠对上他危险的目光,下意识点头:“可以。”

直觉不让他抽,这人会立马化身为狼。

很快,香烟的味道钻进鼻孔,沈婠心痒难耐。

她翻出包里的“黑寿”,抽了一根,朝权捍霆伸手:“打火机。”

男人瞥了眼,见女士烟便没有阻止,抓起打火机递过去。

啪嗒!

火焰蹿高,沈婠含着烟靠近,眼睑微垂,睫毛轻颤。

竟让权捍霆一时晃神。

有些人,连随手撩一撩头发都是魅惑迷人的风情。

沈婠之于权捍霆,抵抗力——零分。

手痒,心动,恨不得立即将她扑倒。

“喏。”她把打火机还给他,斜倚在床头,香肩半裸,上面还有他留下的指印,红痕斑斑。

沈婠这辈子烟瘾不大,但上辈子烟酒俱全。

所以她会抽,却不贪。

强大的自制力要求她必须严格规律自己的作息和生活习惯,唯一目的就是养好身体。

只是今晚气氛太好,权捍霆又在旁边诱惑她。

才忍不住想要尝尝这久违的滋味儿。

抽,也只有几口,多数时间都夹在手上,看着白色烟雾袅袅升空。

“那些话都是谁教你的?”沈婠忽然开口。

权捍霆侧头看她:“什么话?”

“进门之后的那几句。”

什么所有门都应该让你敲……在下个村等你……

“网上找的。”

她忍不住笑出声,“真土。”

“土?”

“你难道不知道这些都叫土味情话?”

六爷:“……”

土吗?

土就土吧,能哄好媳妇儿才是王道。

“很好笑?”

沈婠点头,一个高贵冷艳的男人嘴里却说着傻到冒泡、土到掉渣的情话是什么体验?

矛盾,搞笑,又有点……可爱。

“还有力气笑,看来没做够。”言罢,将她手中香烟抽走,碾灭,男人扯过棉被盖住两人,不一会儿传来女人低吟般的抱怨——

“你怎么这么烦呐?还有完没完?”

“……今夜都没完。”

沈婠做了个梦。

梦里,一片炽热的红,周围猛窜起火舌,继而火苗高涨,是明晃晃的赤金色。

温度越来越高,从脚底到胸口,好似有股热气笼罩,每个毛孔都在疯狂叫嚣。

入眼尽是火山焰海,任凭她如何奔逃,始终走不出去。

“热……”

倏然睁眼,灰蓝色窗帘迎风而动,窗外天光大亮。

沈婠感觉后背贴在一具火热的胸膛上,小腹和胸前搁着两只狼爪,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侧,仿若置身火炉。

她试着动动脚,见男人没反应,又想把手伸出来。

实在太热了。

手脚发烫,全身汗湿,头发紧贴在两侧脖颈,就像刚从水里打捞出来。

揉了揉侧腰,沈婠掀开棉被衣角,一股事后的味道扑面而来,近似于麝香,她红了脸,眼中闪过一抹懊恼。

昨晚,就不该陪他疯!

“早。”男人睁眼,鹰隼般锐利的黑眸不见丝毫初醒的迷蒙。

“什么时候醒的?”沈婠眨眼。

“比你早。”男人低头在她脖颈上亲。

“装睡?”

“没装。”

“嘶……没刮胡子,疼!”

权捍霆吻得更起劲,“忍着!”

“你故意折腾我!”

“这还不算……”说完,被子拉高,将二人蒙住。

“唔……”

“这才叫,折腾。”

“混蛋!”

被浪翻滚,一室香艳。

权捍霆爽了一把,还想再来,沈婠没多给,逃之不及。

光脚踏在温软的羊绒地毯上,双腿发软,眼看就要往地面跌去,她连忙扶住床沿,这才稳住身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