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娛樂城_平台登录-欢迎您

第457章 送玫瑰花,土味情话(7更)/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祖父怎么道歉的?”

老太太笑眯了眼:“他啊,买了一束玫瑰花,说了无数的小情话。”

安子昭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

画面太美,难以想象。

权捍霆仿佛被打通任督二脉,遽然起身:“外祖父,外祖母,我今天就回宁城——”

沈婠在酒店前台续了房,没错,她打算多住几天。

午睡起来,约苗苗吃饭。

后者爽快答应。

见面之后沈婠惊奇地发现,“这次瘦了不少啊?”

首先脸小了,可见V字雏形,没有肉挤着,原本狭长的眼睛变大,很漂亮的双眼皮。

然后肚子平了,腰虽然还算不上细,但小肚腩明显不再往外凸。

大腿、胳膊也瘦了好几圈。

苗苗小模样儿嘚瑟吧唧:“整整二十斤哟~”

她164的身高,现在60公斤,加把劲争取三月毕业季之前再减10公斤。

为了不让苗小姐的减肥计划泡汤,沈婠放弃喜欢的大荤大肉,选了一家口碑不错的素菜馆。

味道太好,弥补了没有荤菜的遗憾,沈婠很满足。

至于苗苗,虽说是素菜,可她还是吃了不少。

“那个……我一会儿回去多练半个钟头,不,一个钟头!”

吃饱逛街,是女人永恒不变的主题。

还是那家购物商城,沈婠再次碰见了沈春江……和他的小情儿。

苗苗站在C家口红专柜前,在导购小姐的热情招待下,积极试色。

沈婠站在旁边,面前放了个小镜子,她含笑望着镜中,看的却不是自己,而是身后奢侈品箱包店内,勾肩搭背的一男一女。

高大揽着娇小,完美契合。

女人穿着一件米色长款大衣,短靴精致,长发温婉柔和地披在肩头,整体感官十分舒爽,虽不比杨岚雍容华贵,气质端庄,可也是小家碧玉,眉清目秀。

只见她顺从地靠在沈春江怀里,低于男人意见永远都是笑着点头,无条件赞同。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女人,满足了绝大部分男人对于“娴静温柔”的理解。

是和杨岚截然不同的类型。

上次看到这对野鸳鸯,大概三四个月之前了,沈婠还以为是沈春江的新欢,正热乎着,否则也不可能大白天陪她出来逛街。

估摸着过些日子就该淡下来,没想到,沈春江这份热情保鲜期似乎比她想象中还要长。

瞧两人那黏糊劲儿,仿佛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

沈婠忍不住扬起唇角。

看来上次她拍的照片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正好今天补个正脸,她拿出手机——

“沈总,你在拍什么?”

“有趣的事。”她笑笑,手机放回包里。

苗苗没有多想,问她:“这两个色号哪个比较好?”

“都挺适合你的。”

“行,”苗苗大手一挥,“都要了。”

沈婠笑意更甚,只是这回入了眼,盈盈动人。

……

沈婠回到酒店已是晚上八点,夜幕沉沉,华灯璀璨。

进电梯的时候,她好像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嘲一笑,沈婠收回目光。

怎么会是他?

那人手上还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根本不像权捍霆的直男作风。

电梯一路往上,叮!

门应声而开,她出了电梯,掏出房卡,只听嘀嘀两声,推开,先放下手里的购物袋,转身关门的时候,一道黑影忽然蹿进来。

被面具男挟持的一幕还不时浮现在脑海里,沈婠当即出拳,却被一只温热的大掌包裹其中,用力不得,又挣脱不开。

下一秒,一束鲜红怒放的玫瑰出现在眼前。

啪嗒!

随之灯也被打开。

男人精致的面庞映入眼帘:“婠婠,我回来了。”

沈婠盯着他,一秒,两秒……

眨了眨眼,表情恢复平静,挣开被他攥入掌心的手,转身往里走。

连人带花都被忽略了彻底。

权捍霆:“?”

怎么跟外祖母说的不一样?

哦,还有小情话忘了讲……

“婠婠,你听我解释。”男人跟在她后面,顺手关了门。

沈婠回头,冷冷勾唇:“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先敲门。”

权捍霆眼底掠过一道奇异的亮色,坚定摇头:“不敲。”

“啥?”沈婠瞪大眼,就这硬邦邦的态度确定是来和解,不是打架的?

六爷丝毫不理会她的情绪,一本正经:“我不敲门,因为我觉得所有门都应该让你敲。”

沈婠一脸懵逼,见鬼一样盯着他,“什么玩意儿?”

权捍霆:“因为你敲好看。”

“……”

如果现场可以做特效,那么请给沈婠额头加三条竖线,中间再来一群乌鸦。

气氛安静得有点诡异。

男人皱眉,难道不喜欢这句?

不都说女人喜欢被夸漂亮?

沈婠撇嘴,转过身不看他,主要是……怕自己见到他那副呆样忍不住笑出来。

洗澡那笔账还没算,不能让他轻易过关。

“沈婠,”他叫她名字,多了几分慎重,“我告诉你,现在不珍惜,等过了这个村……”

“怎么地?”她回头,冷笑连连。

谁知,权捍霆竟然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那我就在下个村等你。”

“……”

这天没法儿聊了!掀桌子!

“不是,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两回,沈婠实在不想掉第三回。

“能。你先把花拿着。”

“玫瑰?”

“嗯。”

女人挑眉:“给我的?”

权捍霆一脸疑惑:“不然还能给谁?”

“哦。”沈婠接了,却只看花,不看人,毕竟这花儿是真的漂亮,艳红得宛若鲜血一般。

“所以,能不生气了吗?”

沈婠点了点花瓣儿上晶莹的露珠,轻描淡写:“没有。”

“撒谎。你要是不生气,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关机……”幽幽控诉的语气,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手机坏了。”

“换了手机,总不会换卡吧?”

沈婠:“……”

“你就是故意不接我电话。”

“是啊,我不想接。”顺手还拖进了黑名单。

大方坦荡,理直气壮。

沈婠想找个地方把花插上,人有罪过,但花没错,她犯不着跟美丽的东西赌气。

权捍霆亦步亦趋地跟着:“还说没生气,我回来了,你却看都不看我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